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朔漠青冢忆昭君

朔漠青冢忆昭君
发布时间:2017-12-25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甄承民  

每当说到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王昭君时,人们自然会想到有关“羞花闭月,沉鱼落雁”神话般的故事。王昭君究竟有多美,谁人能说得清。初冬季节,我和朋友来到塞北高原的昭君墓,有幸走近王昭君,聆听她那凄美动人的故事。

出呼和浩特市向南不到20里,车过大黑河,放眼望去,一座土丘拔地而起,巍峨如山。这就是昭君墓。相传每年“凉秋九月,塞外草衰”时,惟有昭君墓草木葱笼依旧,故有“青冢”之称。漫步走进墓地宽阔的广场,迎面映入眼帘的是王昭君与呼韩邪并辔而行的《和亲》青铜雕像,使人顿时联想到2000多年前塞上高原那枯草秋风、马嘶雁鸣、汉送匈迎的和亲场景。公元前54年,匈奴呼韩邪单于被他哥哥郅支单于打败,迁到长城外的光禄塞下,三次进长安,主动与西汉结好,约定汉与匈奴为一家,毋得相诈相攻。公元前33年,呼韩邪单于向汉元帝请求和亲,王昭君主动请嫁出塞,经过一年多的风雨波折,到达漠北王庭,被封为“宁胡阏氏”,当了匈奴的王后。

沿着曲折陡峭的石梯登上30多米高的墓顶,举目四顾,绵延其北的大青山逶迤峥嵘,流淌脚下的大黑河滔滔有声,明亮的高原阳光,照耀着蓝天下的大墓。导游介绍,在我国北方,昭君墓有十几处之多,然而规模最大、最负胜名和最有传奇色彩的要数这座青冢了。那么,何以至此呢?导游讲述了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传说有一天,昭君奉玉帝之命要回天宫,临走时昭君依依难舍,一步一回头,含泪升空。四面八方的匈奴父老闻讯赶来,铲土筑台,要留住昭君。突然,半空一声巨响,闪过一道红光,昭君不见了,留下了一座方圆五里,高40多米的土台。人们都说,昭君灵魂升天了,留下的就是她的墓冢。从此以后,人们年年来此膜拜祭祀,始终不忘昭君的恩德。据史料记载,到清朝的时候,青冢前还有石虎、石马、石狮和石钟分列,而且上有方亭,下栽垂柳,故有“浓阴覆地,苍翠扑人”的诗句。

王昭君,一位汉家的所谓“和亲”宫女,怎么在这茫茫大漠高原有着如此巨大的影响和魅力?这要从汉朝的和亲政策说起。

西汉初年,刘邦在白登解围之后,针对匈强汉弱的实际,采纳刘敬建议,对匈奴实行和亲政策。而这时的和亲实际上就是以汉宗室女和大量财物奉献给匈奴单于,意在以暂时的屈辱换取宝贵的休养生息时间,是一种被动、迫不得已的措施。即便如此,匈奴单于仍是反复无常,屡屡率军南侵杀戮掠夺,人民遭受了无尽的苦难,就连和亲出塞的公主也是过着寄人篱下的屈辱生活。

经过70余年的委曲求全与休养生息,汉朝的经济社会得到了很大发展。到汉武帝的时候,开始废除和亲政策,集中力量对匈奴进行军事打击。经过十年三次大的战役,以卫青、霍去病将军为首领的汉军,取得对匈奴战争的巨大胜利,使其不敢南犯。之后匈奴要求息战和平,重建和亲。而此时的汉武帝希望的和亲却是要匈奴臣属于汉,遣子入侍为质,与其他藩国一样待遇。结果匈奴没有诚意,双方为此僵持了数十年,争斗不止,和亲不再。

到了汉元帝时,匈奴连降天灾,内乱频仍,每况愈下,昔日风光无存,匈奴与汉朝强弱易势。应匈奴呼韩邪单于的请求,汉元帝决定恢复中断数十年的和亲政策。不过,重新启动的和亲政策已与之前的和亲有着根本的不同,此时的汉朝再不是以对等的婚姻形式嫁公主于匈奴单于,而是以高傲的姿态赐汉室宫女于匈奴单于,其目的就是在其恩威之下,使匈奴永远臣服于己。在强于敌方国力的支持下,王昭君“一去紫台连朔漠”的行为,占据了有利位置,促使汉朝这种积极的和亲政策取得了显著成效。它改变了昭君入藩的生存环境,促进了双方的和睦相处、汉匈民族的融合和经济文化的交流。

王昭君,名嫱,字昭君,公元前53年,出生于长江沿岸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南郡秭归,今湖北兴山县。汉元帝时以良家女子被选入宫。此次和亲,20岁的王昭君毅然自请入胡。作为一名靓丽年轻的宫女,能够离乡背井,从容出塞,其心可谓善良之至,其举可谓壮烈之极。尤其让人扼腕的是,昭君出塞不到两年,呼韩邪单于死亡。生有一子的她,遵元帝之诏,按照匈奴“父死妻其后母”的习俗,竟又忍受着世人难以想象的"子蒸其母"的巨大悲痛,从胡俗嫁给呼韩邪之子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为妻。昭君与复株累单于育有两个女儿。11年后复株累单于又死,昭君自此寡居胡地。一年后绝代佳人王昭君香消玉殒,病故时年仅33 岁。从昭君出塞后的十多年的坎坷经历来看,她确实又是不幸的,真的是红颜薄命,让人唏嘘不已。后来,昭君的两个女儿也曾到长安入宫侍候过太皇太后。当年昭君出塞后她的兄弟被朝廷封为侯爵,多次出使匈奴,与妹妹见面。自汉元帝时期昭君出塞和亲,到其后的60多年里,千里北疆发生了巨大变化,“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无干戈之役。”

不仅如此,为昭君增色添彩、让后人永志不忘的,还有她的聪慧美丽和高尚的自我牺牲品德。本文开篇就说到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这四大美女人人都是天生丽质,美貌绝伦。然而,无论西施还是貂蝉或杨玉环,与王昭君相比都黯然失色,苍白几许!西施,以其惊人美色以身许国而致吴国灭亡,然而她那好似当今西方世界赤裸裸的特工、美女间谍的行为,却让后人对其毁誉参半。貂蝉,那种离乱亲情、淫乱天伦的缠绵风流,成为人们实现政治目的工具,又何足道哉。杨玉环,干政乱朝,祸及江山,马嵬坡被迫自缢身亡,岂能值得同情怜悯?王昭君则截然不同!昭君是名正言顺地嫁人,光明磊落地和亲。远嫁大漠,痛别亲情;倍尝艰辛,怨恨无语;伦理纲常,不越雷池。后人欣赏赞美西施、貂蝉和杨玉环多源于美人情结,但欣赏赞美王昭君除了少不了的美人情结,还有对昭君人格品德的赞许! 

从墓顶回返,我们走进一座地宫。地宫正面是站立着的昭君金尊塑像,像前的案几上烛燃香绕,善男信女虔诚祈祷。导游小姐自豪地说,塞上高原的人们早已把昭君当作济困施善的女神来供奉了。是的,一位被皇帝遗忘的待诏宫女,因为一场政治联姻,历史把她推向千里大漠,更推向千年高度。历史是一条河,青春也是一条河,当青春融进了历史,等待它的不是被淹没,而是千古流传。王昭君,虽不曾征战沙场,也不曾著书立说,但她用青春与美丽、柔情与眼泪而功在当时,泽被千秋。

在地宫,我们还参观了许多历代墨客骚人的书法丹青作品。据景点资料介绍,2000多年来,歌颂和赞扬昭君功绩和人格精神的艺术作品数不胜数。其中留传下来的民间故事40余种,诗词、散曲700余首,各类戏剧30多种,并涌现出大批绘画、雕塑、音乐、歌舞和电影电视等文艺作品,有的还传到韩国、朝鲜、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和地区。围绕昭君出塞的历史已经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不仅在历史上产生过巨大影响,直到今天仍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游览即将结束,我们又回到大墓青冢广场。当我再次看到董必武老人《谒昭君墓》一诗时却有了新的理解。该诗为董老墨宝,镌刻在广场显著位置的一个小方亭的石碑上。诗曰:“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识见高。词客各抒胸意懑,舞文弄墨总徒劳。”仔细吟诵琢磨,才体会到这位政治家的深邃眼光和对蒙汉人民和睦相处的良苦用心。今天,内蒙古各族人民已成了高原大漠的主人,蒙汉民族一家亲成为时代的主题,王昭君作为民族团结的象征,恰似一面鲜艳的旗帜在高原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