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一封信,三十年

一封信,三十年
发布时间:2017-12-16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韩钦明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中期,我在一所偏远而闭塞的中学读高中,平时喜欢阅读喜爱写作,课余时间,除了读一些文学书籍,就是收听广播。当时,江苏人民广播电台有一档非常有名的栏目叫《文艺信箱》,主持人是石洁、海琪和夏冰等。每当《文艺信箱》播出的时刻,只要时间允许,我都会准时打开那台长方形的木壳收音机,收听《文艺信箱》播出的综艺节目,常常是心无旁骛,乐此不疲。在那个精神生活相对匮乏的年代,收听《文艺信箱》的节目,成了单调而枯燥的学习生活中的一大慰藉。

一九八六年暑期过后,我升入高三。我知道这将是自己最后的中学时光。未来不可知,前路亦迷茫。于是,便将自己在暑假创作的、反映中学生学习生活的一篇小说《静静的河湾》投寄给了江苏广电的《文艺信箱》栏目。

以后的日子里,再收听《文艺信箱》播出的节目,便多了一份期待和盼望。

时间一天天在课本和作业、讲义与习题的重重交汇中匆匆溜过,不知不觉间,校园里那排白杨树的叶子,已经由绿变黄,由密而疏了。

给《文艺信箱》投稿的事,依然杳无音信。加上对于高考的渺茫,便有些心绪灰暗,整天一副落寞的模样。  那天,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给《文艺信箱》的主持人石洁写了一封信,询问一下我投寄的那篇小说有没有什么结果。

暮秋的一个午后,传达室负责打铃和收发信件的老人走进教室,大声叫着我的名字,说有我的信件。

信是江苏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信箱》栏目的编辑写给我的。信中写到:看了你的小说,认为相当不错,便将它转给了《文苑漫步》的编辑苏宏元,不巧的是,苏宏元编辑去了西藏,且要在那里两年时间。所以就搁置下了......能否将小说修改一下,再次寄过来,以备在《文艺信箱》栏目中播出……希望你刻苦学习,不要贪玩,以便实现自己的理想……石洁、海琪问你和你的同学好等等。信件的署名是编辑文军。

那封信字里行间,言语恳切真挚,有鼓励、有鞭策,也有期望。对于一个正处于彷徨和迷茫时期的乡村中学生来说,无异于那个稠雨连绵的秋季蓦然乍开的一道美丽而蔚蓝的晴空,令人激动兴奋和感动。

班级里一些喜爱文学的同学知道这件事之后,纷纷拿着这封来信,互相传阅。没用多久,同学们知道了,江苏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信箱》栏目的编辑文军给我写信了。我的小说将要在省电台播出了。

当时,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似乎那个多雨的秋季也充满诗情画意,有了一种别样的美丽。

后来,因为多种原因,那篇小说还是没有能够在《文艺信箱》节目中播出(小说将近八千字,而《文艺信箱》播出时间有限),但编辑文军老师将它推荐给了淮阴地区一家名为《崛起》的文学杂志社。为此,主持人石洁还在某一期的《文艺信箱》节目中专门提到了这件事、提到了我的名字,并为小说没能在电台播出表达了歉意之情……

尽管那篇小说习作最终没能在《文艺信箱》节目中播出,似乎有些小小的遗憾。但江苏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信箱》栏目的编辑文军老师、主持人石洁、海琪等以他们“广播人”的真诚、热情、责任和关爱,在那个年代那个时期,却带给了一位正处于彷徨迷茫中的高中毕业生莫大的信心和希望。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我也从一名青涩少年步入了中年的行列。在这人生的秋季里,回首往事,总会忘记一些人一些事。更会想起一些人一些事。一路走来,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在忙忙碌碌的生活之余,曾陆陆续续在一些报刊杂志发表了一些文章,也收到过一些编辑的来信。但江苏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信箱》编辑文军老师的那封信,却一直镌刻在我的脑海里,并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淡薄和忘却。

而今,尽管守着收音机,通过无线电波收听广播电台节目的日子已经渐去渐远,但青春的记忆依旧那么的清晰而深刻,虽然时光历经了三十个春秋,至今回想起来,仍然仿佛如同昨日,令人感慨万千。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