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我的书房情结

我的书房情结
发布时间:2017-12-12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郭世明  

拥有一间宽敞明亮的书房至今仍是一种奢望,尽管我住上了一套110平米三室两厅的新房子。

18年前,刚进县城工作,栖居的是一套两室一厅60平米的小房子,一家四口人,房子仅够居住,想再拥有一个独立的小书房也根本就是空想。那时候,我和妻的卧室兼做了书房,书房很小又不独立,好多书放不下,书桌上、窗台上、床上、地上目之所及尽是书。2009年,我终于换了一套新房。房子大了,孩子们也长大了,三室两厅各有分工,还是没有一室可以作为独立书房。起先,两个书橱放在客厅的一角,一桌、一椅、一台灯、一手提电脑便算作是我的书房了。后来,孩子们外出求学、工作了,很少回家,其中的一间住房才“真正”成了我的书房。严格意义上讲,孩子们考上大学离家之前我是没有独立书房的。

书房仍很小但相对独立了。书房9平米,没有装修,布置也很简单。书房藏书很多,林林总总也有几千本吧。藏书虽然多但不杂乱。也许是因为职业的缘故,我藏书读书的重点主要集中在文史哲,特别是与高中语文教育教学和教育管理有关的书籍更多一些。数理化计算机方面的藏书很少,音乐艺术之类的高雅艺术图书更少。对书架上有些“熟悉的陌生人”至多是囫囵吞枣式阅读过,赏析式阅读更是无从谈起。这也是造成我阅读、知识储备、能力运用方面欠缺的短板。

性格内向不善言谈的我喜欢藏书读书。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本(部)藏书是中国的四大名著,是大二时学校举行运动会发给我的奖品。说来好笑,很长时间我都没有舍得打开阅读过。今天,这套名著还在我书房的显著位置放着。关于读书,我非常喜欢清代文学家“随园主人”袁枚的《黄生借书说》里面一句非常有名的话:“书非借不能读也。”意思是,书不是借来的就不会好好地读。自己没有书,勉强向别人借来看,一定担心书的主人也许明天就会催要,所以读起书来也快也认真,效果也好。如果是自己的书,心里总会想,反正是自己的,什么时候都可以看,然后书就可能真的会束之高阁了。文章劝勉人们不要因为条件不利而却步不前,也不要因为条件优越而贪图安逸,要珍惜青春时光,勤奋读书。对此我深有体会。

上中学时,家里穷,我根本买不起更多的图书。当语文课本不能再满足我的求知欲望时,我就去借,向同学借,向老师借。后来考入大学,便开始向图书馆借。即使到了大学,每每有新的图书借来,我还会像饥饿的人见到面包、沙漠里长途跋涉的行者见到清泉一样,有种如饥似渴感,废寝忘食也是常有的事。现在人已到中年的我,除了每月买书阅读充实书房之外,更多地还保持着借书阅读的习惯,当然更多地是到单位阅览室、图书馆借阅。可现在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沉下心来阅读几本文学名著,研读几本教学理论书籍呢?藏书多而读书少,一度还成为社会上达官贵人和某些所谓“文化人”装潢门面的一块“遮羞布”。藏书而不读书,“作秀”现象比比皆是。

室有诗书趣,胸无尘俗虑。我每天下班回家,有一件事必须要做,就是急不可待地进入书房。漫步书山,徜徉书海,远离尘世喧嚣,清净浮躁灵魂是我每天的必修课。一篇浪漫抒情的诗歌会让你遇到一位款款走在江南水乡雨巷里,撑一把油纸伞,丁香一样的姑娘;一篇情真意切的散文会触动你最柔软的内心处,让你心有灵犀,怦然心动,为慈母落泪,为严父点赞;一篇情节曲折引人入胜的小说能让你心潮澎湃,忍俊不禁;一段美文,几句妙语,或令你掩卷长思,醍醐灌顶,甚至受用终生。读书之余,打开桌前小窗,或“坐看庭前花开花落,笑看天边云卷云舒”,或倾听春风轻快活泼的低吟浅唱,醉享秋雨婉约缠绵的欲说还休,或爬格素笺,任绵绵情思赋成悠悠诗意。闲暇之时“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有时也会邀两三好友,品一杯茗茶,吐生活酸甜苦辣,咏人生千姿百态。

胡适曾说过:“最可笑之事,莫过于长坂坡没有赵子龙,空城计失却诸葛亮。”将来是否会有人说:“最可笑之事,莫过于读书人没有了书房,书橱里没有了古今中外经典名著,甚至没有了中国当代文学史不可忽视或绕开的期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读者》等。”

书房虽小,但书香四溢。与书为友,孜孜以读,阅读笔耕,咬文嚼字,享受的又岂止是精神生活的愉悦?无所求,却又常有所得,不也是读书治学的大境界吗?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