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张岱年:漫谈读书

张岱年:漫谈读书
发布时间:2017-11-28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张岱年  

书是人类获得知识的载体。有知识的人把所见所闻或所思所想记录下来,便成为书。有价值的书是智慧的结晶。一个民族的精神文明,表现于这个民族的人民的精神生活中,也储存于这个民族长期流传的典籍书册中。

我对于世界有所认识、对于人类的崇高理想有所了解,都得益于读书。通过读书,我认识到人除了衣食住行的物质生活之外,还应有高尚的精神生活。通过读书,我了解到自古以来许多志士仁人感人肺腑的光辉事迹。

我幼年在家塾读书,读了《论语》《孟子》,但只是诵读而已,并不理解其中义蕴。十多岁阅读宋代哲学家周敦颐、张载的著作才对于先秦儒家的精义深蕴有所了解。周敦颐在《通书》中说“:颜子一箪食,一瓢饮,一陋巷,人不堪其忧,而不改其乐。夫富贵人所爱也,颜子不爱不求而乐乎贫者,独何心哉?天地间有至贵至爱可求而异乎彼者,见其大而忘其小焉尔。”又说“:天地间,至尊者道,至贵者德而矣。”又说“:君子以道充为贵,身安为富,故常泰无不足。而铢视轩冕、尘视金玉,其重无加焉尔!”周敦颐《通书》的这些话,阐述精神生活的崇高价值,可谓深切著明,我读了深受启发。

张载《正蒙》说“:恬者万物之一源,非有我之得私也,惟大人为能尽其道,故立必俱立,知必周知,爱必兼爱,成不独成。”显示了博,我认为古代儒家关于人生价值的学说,道家关于大的胸怀,宏伟的抱负,使我对于《论语》所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有进一步的了解。

20年代末,我开始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阅读了马克思《费尔巴哈论纲》、恩格斯《费尔巴哈论》《反杜林论》、列宁《唯物论与经验批判论》的中英译本。早年的中译本的译笔不甚通畅,英译本比较明晰。我读这些著作,感到豁然开朗,深受启发。我以辩证唯物论的理论与西方近现代哲学思潮作了比较,认为辩证唯物论是现代最伟大的哲学。从此,我对唯物论深信不疑。

30年代初期,我广泛阅读了先秦诸子、汉唐哲学、宋明理学以及明清之际进步思想家王夫之、颜元等的著作。在深入探索的基础上,撰写了五十多万字的《中国哲学大纲》。这是一部以问题为纲的中国哲学著作,书中对于自古以来的唯物论思想特别是王夫之的唯物论思想有较多的阐发。王夫之的哲学思想可谓博大精深,尤其他的坚苦卓绝的高尚志节令我深深感动。在《中国哲学大纲》中,我提出今后应该发扬王船山的哲学。

西方现代哲学家怀特海与罗素都认为西方近代哲学乃是古希腊的哲学进一步的发展,认为古希腊哲学是近代西方哲学思想发展的源泉。我认为中国也有类似的情况,先秦诸子哲学乃是汉唐宋明哲学思想发展的源泉。《论语》《孟子》《易传》《老子》《庄子》《荀子》的思想对于后世的思想的发展有深刻的启迪作用。

多年以来,我从事中国哲学史的教学和研究工作。近年以来我更探索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继承问题,常常重温《论语》《孟子》《老子》《庄子》《易传》等书,感到先秦诸子学说确实含有深湛的智慧。举例来说,我认为古代儒家关于人生价值的学说,道家关于宇宙本体的学说,至今犹能给人以启发。

学亦多术,其中一项是读书,书是前人经验的总结,前人思想的结晶。接受前人累积的知识,必须读书。在思想史上,连提倡“六经注我”的陆象山也还说:“束书不读,游谈无根。”作为学习的途径之一,书是必须读的。

读书只是学之一术,学不限于读书。孔子弟子子路已经说过:“何必读书,然后为学?”读书不是求知唯一途径。求知之道很多,其中最基本的是向有知之人学习。这就是所谓学。学就是接受前人的经验。但是仅仅简单的接受还不行,必须加以消化,消化之道在于思考,这就是所谓思。思就是在接受别人的经验并取得自己的经验的基础上加以分析综合。学与思都是重要的。孔子有两句名言,即:“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这虽然是两千年前讲的,在今日仍不失为一个基本原则。

书籍是思想文化的载体,每本书在内容上,必然会有其时代的局限性。我们在读书时,一方面要虚心体会,努力研求其中的深湛义蕴;另一方面还要有批评态度,要辨识前人思想的偏失。既要虚心,又要保持批评精神,才是正确的态度。只有在读书时勤于思考,加以分析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才能在前人已经达到的水平之上有所前进、有所创新。若盲目迷信典籍,缺乏批评精神,只能使思想陷于停滞,那是不足取的。

在读书中坚持独立思考,就要以对于实际情况的观察、考察、调查为基础,而观察不可能是静观,离不开社会实践,实践是思考的主要基础。在实践中读书,在读书中思考,在思考中实践,这是研究学问的必由之路。读书应选要择精,选择有代表性的典籍细读。古往今来,书亦多矣,卷帙浩繁,蔚为大观。清代乾隆时期编纂《四库全书》其数目之多,汗牛充栋。有谁能遍读四库呢?阅尽中外书籍更难实现。即令读尽天下所有的书,如无分析能力,也未必有益。

时至今日,只读中国的书是不够的,还须兼通海外的著作。“言必称希腊”,固然不足,对于西学无所了解,也难免固陋。尤其是研究学问,更必须兼通古今中外。明末思想家方以智说“:坐集千古之智”,引为幸事。当今世界,不但要集中中国的千古之智,更应集中年毕业于北外千古之智了。只讲“坐集”,也还不够,还须重视实践,在实践的基础之上分析综合,广集中外的千古之智。

人在读书可以各从所好,但在研究学问时,则必须有谦虚的态度,应知自己在知识的海洋中只能涉足于一二小小的角落而已。因此,研究学问,一方面要能独立思考,不受古往今来任何成说的束缚,一方面要有谦虚的态度,承认自己学识寡浅。既要有创新的勇气,又应自视歉然、深感自己的不足。惟其如此,才可能为人类的知识宝库增添一二晶莹的真理颗粒。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由钟敬文先生、季羡林先生和邓九平同志主编的《读书文萃》丛书,所选有关当代文人读书之作,精思健笔、心诚意雅、启人神智、发人深思,相信读者在阅读中能得到理趣的享受。
是为序。

1.《资本论》

马克思(著)

该书是马克思用毕生的心血写成的一部光辉灿烂的科学巨著,第一次深刻地分析了资本主义的全部发展过程,以数学般的准确性证明这一发展的方向必然引导到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确立。研究各种学科的知识分子都应该读读这部巨著。

2.《影响力》

[美]罗伯特·B·西奥迪尼(著)

影响力是改变他人思想和行动的能力。政治家运用影响力来赢得选举,商人运用影响力来兜售商品,推销员运用影响力诱惑你乖乖地把金钱捧上… 人们对影响力的运用存在于社会的每个角落,当一个要求用不同的方式提出来时,你的反应就会不知不觉地从负面抵抗变成积极合作,你为什么会说“是”,这一转变中究竟蕴涵着怎样的心理策略?《影响力》这本妙趣横生的书可以告诉你。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