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揣碓

揣碓
发布时间:2017-11-7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张雅  

旧时的生活中,揣碓是农村一样颇为平常的活计,也是在孩子们眼里最有趣味的活计,女人们坐在门口,气定神闲,不慌不忙,一下一下地将举起的碓头慢慢落下,那种夯实的感觉让人喜欢。

揣碓大都是跟吃有关,吃的盐还是大盐疙瘩,要揣成粉末才可以使用。揣黄豆扁,揣麦仁,揣米粉,这些再放在锅里熬成粥,满足人们干瘪的肚子。那时碓窝子很稀罕,或请来石匠打琢,或是托人从很远的山区捎来的,虽然不能家家有,每个生产队也有两三家。有碓窝子的家庭让人羡慕,这家的人气就相当旺,他们总会无私地把那宝贝放在门口,再放只木凳,用极大的热情来满足相邻们的使用。揣碓是一件幸福而又快活的事情,在饥饿的年代,揣粮食标志着这家生活的富余,能变着法儿吃些花样,有一种掩饰不住的骄傲。

很小我便跟母亲端着簸箕到隔壁的六奶奶家去揣碓,揣盐、豆扁、麦仁,还有过年用的大料面。母亲举起胳膊卖力地揣着,碓窝里飘出粮食的醇香,我在一旁跃跃欲试,母亲便让我试几下,于是十岁我就单独操作独当一面了。从供销社买来盐,急不可耐地直奔六奶奶家的门口,六奶奶赶忙地送来擦布,一脸担忧:这么小的妮子能举起碓头?我有些害羞,红着脸吃力地举到头顶,颤抖着胳膊深一下浅一下地往下落,有时砸偏了,碰的碓窝子直冒火,六奶奶过来指导,我便改掉急躁情绪,再揣就稳稳地了。人小力单,对自己落下的声音很不满意,声音单薄,没有大人的那种夯实,终于也能把盐揣碎,捧到母亲的面前,被她啧啧称赞。

对我来说揣碓最有难度的是揣麦仁儿。麦子刚收进仓,人们迫不及待地来到碓窝子面前。揣麦仁要三道工序,麦粒要先用水湿润,揣时不会外蹦;揣出软皮,掏出来用簸箕颠簸,再回到碓窝里揣碎。乡民们不断地给予指导,麦香弥漫了周围,还有欢声笑语,早已把那复杂的烦恼驱赶得无影无踪。

过去老百姓普遍爱吃的一样饭是咸粥,大家又叫它“咸糊涂”,做这种饭要提前把黄豆、花生米泡好,切海带丝、豆腐皮,外加细粉头,另外把大米湿润,用碓窝子粉成微粒状。母亲最爱用大地锅烧满满一锅咸粥,先吩咐我去粉米,自己将各样配料准备齐全。锅里放油加一些佐料,加足冷水,放进粉米、黄豆、花生米、海带丝、粉条,锅内沸腾后,再放入西红柿,撒上苋菜,打入鸡蛋丝,揭开锅盖,一锅丰富的咸粥五彩缤纷香飘四溢,全家人敞开肚子,喝的酣畅淋漓。

后来的农村生活一下子加快了步伐,土地变肥沃,物质也丰富了,日子过得一步步精细起来。搬到了城里,看不到院落,更看不到那一只只镇宅之宝--碓窝子,对那些需要碾磨的东西不再用笨力完成,都买了神奇的小家电代替,轻按开关,一切坚硬瞬间化为粉末,可当我们操着工艺再做咸粥,端起碗来却一阵失落,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再也寻不回来。

两年前,有人给老公从山东泰安捎来一只有花鸟图案雕工精致的碓窝子,老公如获至宝,一口气抱上六楼,这几十斤重的家伙放在楼上,揣起来砰砰作响,岂不是疯了吗?看着老公气喘吁吁,我没舍得埋怨,因为我知道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仍保留着对当年没曾拥有过的一种渴望,情有独钟,难以释怀。那一声一声的铿锵与雄壮,是来自心底的亲切和踏实,是灵魂深处不可或缺的底气和力量。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