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永远没有那么远

永远没有那么远
发布时间:2017-11-1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杨林静  

大学好友冯为艳推荐给我一个微信号:我爱吉小帅,然后发来两个字:徐佳。

犹如平静的海面忽然山呼海啸,岁月沧桑,情怀渐老,已经很难轻易再为什么事物激动的心,这一刻几乎要跳出胸膛。徐佳是我大学时代最好的好友之一,不能说是唯一,但是这样的密友也仅仅只能有三两个而已。

我加了吉小帅,她连珠炮似地发来一连串信息,我能够感受到她同样的激动,隔着20多年的光阴,青春年少时的友情在这一刻热烈馥郁,让风雨阴凉的深秋,忽然炽热如盛夏。

与青春年少时密友的重逢之所以激动人心,是因为经历过那么沧桑风雨之后再相逢,我们就像是找回了青春年少的另一个自己,只有曾经那样情怀相近、惺惺相惜的彼此,才共同掌握着逝去岁月的珍贵密码,能够共同开启青葱年华的最美好记忆。

我们的大学时光,那么美好而短暂,20多年前,江苏师范大学的名字叫徐州师范学院,专科学制两年。悬梁刺股、生死搏杀,考上大学,第一年新鲜劲还没品味完,第二年就要品味离愁别绪了,这就是我们青涩短暂、意犹未尽、充满了遗憾感叹的大学专科生涯。

当时徐州的城市规模远没有这么宏大,中文系专科新迁至当时的一分部,在现在铜山新区境内,远离市中心,只有一辆19路公交车,慢慢悠悠地穿过繁华市区,再穿过漫长的荒芜区,在倒数第二站到达。

20多年前,我们上大学的标配,压根没有手机、电脑和网络,纸质阅读和清谈是我们最主要的交流消遣方式。学校里除了图书馆,名气最大的聚集地就是一个舞厅,那是唯一奢华的娱乐,据说每晚热闹非凡,但是我至今不知道舞厅的具体方位是哪里,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徐佳也没有去过,全校如此闭塞狭隘的女生也就是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我和徐佳都是。我问过徐佳为什么不去,她说她要织毛线,各种风格花样需要很多时间来研究琢磨。她问我为什么不去,我说我要读书,图书馆里那么多书,不知道这么短暂的大学时光里我能够读完多少本,愁得要命,时间不够用,哪有时间去跳舞!

新建新迁的一分部,除了教学楼和宿舍楼,其他设施及生活配套实在是少得可怜,我们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校园内,因为校园外周遭蛮荒,出门远望,只能看到永远不紧不慢的19路,慢慢驶来,或者慢慢驶去,它无论是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早一点还是更晚一点,对我们宁静到犹如隐居的生活都没有太大影响。

校园内我们能去的地方,只有两个小卖部,小到没有店面,只有售卖窗口,还有几个小吃店,做些小炒,最重要的是做冷面和米线。对坐清谈的夜晚,特别是冬夜,总是显得特别漫长,一碗热腾腾的冷面或者米线,就是幸福的源泉,就算外面大雪纷飞,提起冷面,我和徐佳也要披衣起床,到小店里去买一碗。徐佳是个爱忧伤的小女生,谈心有时会谈到泪水涟涟,但是不管什么伤心事,最后,一碗冷面总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一吃解千愁,只要还能吃得下,就没有什么大不了!20年前,徐师一分部的冷面,那才是真正治愈系的美食。

徐佳是个精细派的小女生,从心思到衣着打扮,都精心用心,我却是个囫囵大条的女生,那时候正被以文名世的春秋大梦时时刻刻激励激动着,生活等等其他方面的事情,完全是个马大哈。如此情怀迥异、看似不搭界的两人,却结结实实地成了死党级的好朋友。

毕业季,徐佳有好几天都在哭泣,上课时不见她,另外一个好友潘晓莉告诉我,徐佳哭了,在宿舍。我们轮流去劝慰她,她却终于还是哭着告别了出产治愈系冷面的一分部。

往事随风雨,薄宦各东西。

初时还有联系,后来各自奔波,工作、生活、为人妻为人母,几经辗转,失去了消息,这份友谊,就像我们一去永不复返的十八九岁,定格在徐师一分部,定格在最美好的状态。

现在,徐佳的微信名叫吉小帅,她养的一条可爱的小狗的名字,我和冯为艳都不再叫她徐佳,而是叫她吉小帅,或者直接叫小帅。

吉小帅和徐佳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她再也不哭鼻子了,她展示在朋友圈里的生活,明朗阳光、积极向上,助人、爱心、美衣美食、生活的小情趣,不变的是,她还是那个精细派的她,美丽到指甲,她晒她戴着各种漂亮戒指的手,让我一瞬间无地自容,甚至开始怀疑人生,看看吉小帅的手,再看看我自己这双从来没有涂过指甲油、从来没有戴过戒指、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护理的手,这还好意思叫做手吗?这充其量叫一爪子罢了。

有好几次吉小帅在微信里找我聊天,我都正处于水深火热的忙碌状态中,我说,抱歉小帅,我这会正忙,等我有时间找你聊。其实我也有一肚子话要和她说,一别二十载,积攒的话语量山高海深,可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忙,好像如果没有我,中国梦都无法实现了一样,呵呵。

直到有一天深夜,我终于有时间和小帅聊天,我才知道了这次重逢在我生命里的意义。

小帅说,一直在做化疗呢,过一段时间要去做放疗了。

这一次,小帅没有哭,我哭了。

我说,小帅,你现在真的是非常坚强,不再是爱哭的你了。

她说,呵呵,其实我骨子里和你看到的外在完全不一样。

我说,小帅,你安然无恙就好,你一定要好好的!

她说,我很好的,你放心。

幸亏是用微信聊天,不像我们大学时,面对面,没有让她看到我已经哽咽难抑泪流满面。

青春年少时,我们总是习惯说“永远”:我们永远是好朋友;我永远爱你;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永远不分离……

永远有多远?

永远没有那么远,有时候就是一转身,或天涯永诀,或死生契阔,永远,不能再见……

吉小帅说,她的病情没有那么严重,一直都是在很好地恢复。但是,假设是严重的呢?

严重的,已经经历过。

一个高中同学,非常爱笑的女生,已经走了两年了。脑海中深深镌刻的,一直都是她坐在高中宿舍上铺的样子,笑得阳光灿烂。家境贫寒、学业繁重,都没有在她的笑脸上投下一丝阴影。青春年少的那时,怎么可能想到,这样笑容灿烂的她,在人世间的停留,竟会如此短暂?

这几天,单位同事们刚刚送走一位老同事,说是老同事,其实已经因病很多年不上班,他的生命停留在49岁。我们去慰问他的亲属,他的未亡人,哭到完全不能自持,只拉着我们的手,一直哀哀哭泣。执子之手的青春初见,他们一定也彼此承诺过永远,虽然此情未变,怎奈苍天未肯垂怜,牵手只至中途,再也没有永远。

刚刚过去的国庆节假期里,微信群里在传一个故事:山西吕梁的一对老夫妻,给孩子们做好了爱吃的辣椒酱,可是,六个子女却一个也没能回家,老两口不禁抹起了眼泪。

为了生活,人们四处奔波,为了生存,人们稻粱筹谋,就算是节假日,也难得有时间到父母身边一聚,各有各的苦,各有各的难,各有各的不容易,我们总以为我们永远有明天,今天未完成的心愿,明天还可以实现,但是,永远没有那么远,人生,更多的是遗憾。

姥姥病重的时候,儿子尚在襁褓,总想着等儿子再长大一点就多去看看姥姥,可是,姥姥就在那一年走了。

走的人走了,活着的人肝肠寸断,永远的遗憾,永远的追悔,永远郁结于胸无法释然。

姥姥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童年记忆里的最多温暖,都来自姥姥家的时光,白棉花的棉衣裤、留多久都要一直给我留着的一口好吃的……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个叫做姥姥的人才能够把我们的乳名呼唤得那样亲切温暖!

贫寒的童年时光,心里却住着永恒的天堂,那是来自姥姥的爱和暖,可是,姥姥走的时候,却没有牵到我的手。

永远没有那么远。

想要表达的爱,需要珍惜的缘,必须报答的恩,应该偿还的情,期盼实现的心愿,渴望尝试的人生,要做,就在这一刻,就在现在、当下、此时,不要拖到明天,不要承诺给永远。

永远,没有那么远……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