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走过盛夏的琐碎漫长

走过盛夏的琐碎漫长
发布时间:2017-9-5      稿件来源:  信息作者:韩钦明  

今年的夏季似乎与往年不同,酷热停留的时间长,高温持续不断。

我是一个很惧怕酷热的人。整个夏季,几乎就是一件短裤一件背心或者T恤,拖鞋或者凉鞋轮流着穿。只要做点什么活计,依然免不了常常的汗流浃背。这让我会想到母亲。见过我母亲的人都会说我很“随”母亲。母亲身材瘦削,但精神矍铄,说话语速快性子急。老人家的善良、直爽和热心肠在邻里间却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印象中母亲夏季极爱出汗,她在灶台忙上忙下时后背的衣服总是湿漉漉一片,这情景常常在我脑海里被无限放大。

那天高中毕业三十年同学会,看到不少同学已经发福,有的男生可谓大腹便便。有同学对我说,嘿,这么多年你身材一点没变,怎么保持的啊?我不无怅惘地实话实说,想胖胖不起来。没想到同学羡慕地说,真好。

哈,有意思,到了中年,身材不发福,也成了一种让人羡慕的特长。除了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是否也该感谢父母、尤其是母亲的基因在我生命中自然而然地延续?

我其实也是个急性子的人,脾气也并不是有多好。刚结婚那几年,年轻气盛,与妻子一言不合,就摔盆打碗,把性格里的粗卑展现得淋漓尽致。结果招来的是妻子的眼泪和母亲对我一遍一遍的数落。可是,每当妻子和别人诉说起我这些“不是”,我的亲戚邻居们往往会流露出疑惑的神情,他们几乎众口一词---不会吧,他脾气好着呢。

最热的那段日子,有朋友给我打电话发微信,要我帮忙写一份某某先进事迹的材料。说实话,我是不喜欢写这种类型的文字的,尽管我对那些事迹佩服甚至感动。但既然开口了,又不好意思拂了人家的面子,只好应承下来,根据朋友提供的材料,埋下头组织文字。外面热浪滚滚,每打出一个文字似乎就能嗅到湿漉漉的汗味……

当然,有村里乡亲找来,要求帮着写个申请困难补助、或者低保申请书什么的,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看着他们拿着那页薄纸一脸期待的神情,虽然没说什么劳驾谢谢之类的客套之语,但我分明感受到了他们的心情。

谈不上什么助人为乐,我还没有达到如此境界。因为,我自己就是最怕求人的。哪怕是件很简单、对于别人而言举手之劳的事,也是犹豫再三羞于开口。因而知道并理解求人者的心理感受,所以尽可能不拒绝别人,不使别人难堪。

我赞成季羡林先生关于“好人”的标准: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稍多一点就是好人。不过,我认为这个标准还可以再降低一点,就是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的就是好人。

很赞同媒体人柴静说的话,世界上没有好人与坏人,只有做好事的人和做坏事的人。

黄昏,天空零零星星飘下一阵小雨,悄无声息。炎热毕竟挡不住四季的轮回与转换,在恋恋不舍中一点点褪去。这个节气里,空气中已经带有些许清爽。

四季有热有冷,人生有寒有暖。而人性人情,还是不要这么冷暖分明为好。无论处在什么位置,待人接物,应该少一些寒意,多一些温暖吧。有人说,生活中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所谓的诗与远方,更多的存在于自己的内心,面对冷暖不定的现实,我们还会苟且,因为诗太单薄无力,而远方,很渺远,不是隔窗相望。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