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荷花成溪

荷花成溪
发布时间:2017-8-11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韩钦明  

眼前,一张张荷叶亭亭地立着,翠色的茎杆撑开墨绿的伞,如夏日的华盖,洇出这个季节难得的凉意。然而没有荷花,也没有开花的迹象。如此的枝繁叶茂,怎么不见荷花的风姿绰约?我每每心生疑问。

莲藕是邻居马二哥帮着栽种下的,在小院东北角的水泥缸里。那缸原来是盛装粮食的,后来成了弃物,马二哥变废为宝,做成了圆形莲池。刚入夏,小荷便从缸里钻出尖尖的脑袋,一株连着一株,拥挤着,成了夏日小院里独特的风景。

为此,我曾问过马二哥,荷叶这么旺盛,怎么就不开荷花呢?他一脸茫然:该是能开花的吧,我种的是湖藕,开很漂亮的红荷,再等等吧。

那么,微山湖里的荷花应该开了吧?

多年前高中时候的那个暑假,邀几位同学,每人骑一辆自行车,沿着通向微山湖长长的大堤,一路前行,去赏荷。知了在两旁的树上聒噪,此起彼伏,如同迎面拂过的热风,一波盖过一波。河里不时有木船缓缓漂过,渔人或撒网或划桨,悠然自得,偶尔有长长的吆喝风生水起,惊得鱼鹰窜起落下。渔人站在小溜子上,用竹篙捞起鱼鹰,抓住它的脖颈顺势一撸,白花花的鱼儿从鱼鹰嘴里倾泻而出,倒出一船舱的快乐。

清凉的水汽扑面而来,夹杂着沁人的荷香,让人精神一振,燥热顿失大半。眼前分明是一派开阔的水域,浩浩荡荡横无际涯,让人惊心动魄。这就是微山湖了。再看水中那大片大片的绿,一点一点的红,让波动的心有了些许的安抚与慰藉。这就是微山湖的荷了。

微山湖的荷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零零碎碎,而是成片成片地聚集一起,拥挤着从湖岸扩散开,向远方蔓延。突兀地被一条浩淼的水面阻隔开来,而后继续延伸,直到望不到边际。

那条将荷阻隔开来的宽阔如带的水面,就是已经写在中国历史的教科书上,并流淌了一千多年的京杭大运河了。当年,乾隆帝乘龙舟顺河南下,到扬州欣赏琼花,途经此地,是否龙颜大悦,停留片刻,看一看这里的水中娇子荷花呢?琼花已经留在了渐渐泛黄的书籍里、慢慢风干的传说中。而荷花,虽历经风雨沧桑,依然葳葳蕤蕤,生生不息,穿越时空,盛开至今。

说了些许好话,渔家才答应借给一条小木船。我们打算穿过运河,到微山湖深处采摘莲蓬与荷花。掂起竹篙才知道,撑船并非易事,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木船仍在水中打转转,摇摆不定,只好作罢。到微山湖不带回几朵荷花几只莲蓬,好像虚了此行。于是便脱了衣裤,趟入湖边的浅水区,嬉笑着挑拣那些结了实的莲蓬采来剥食,一股清凉由舌尖漫开,满口的脆甜,酷热与焦渴顿失。

多年之后,那个夏日的微山湖之行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如同一幅历经岁月剥蚀的壁画,零碎而斑驳。一日,和朋友聊天,问他是否还记得去微山湖观荷的情景?他努力回忆了片刻,竟摇了摇头。

于是,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怀疑。而那大片大片的荷花,分明就在视线所及的范围里,如波浪般随风摇曳。

有时候,真想再骑上一辆自行车,沿着那条长长的大堤,踩着如织的蝉鸣,去微山湖采莲观荷。

可是,生活的琐事反反复复,生存的重负实际而无形,每时每刻,都在由物质构筑的空间里疲于奔命。思与行成了两条平行线,看似相近,可不知道交点在何处。只好借助这微缩的景致,在幻想中陶醉痴迷。此外,我还能做些什么?

而今,已是农历的入伏时节,天气酷热,蝉声如织。大街上,有妇女和孩子拿着新上市的莲蓬津津有味地边走边吃,可院子的莲池里仍然看不见期望中荷花的踪影。

那晚,我被梦惊醒,分明看到大片大片的荷,亭亭玉立,叶绿如盖,荷花点点,流淌成溪,在季节深处,仙子般自由而快乐地翩跹。一种久违的情感涉水而来,令我怦然心动。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