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小说的精、气、神——简评刘学安的短篇小说集《你说我是谁》

小说的精、气、神——简评刘学安的短篇小说集《你说我是谁》
发布时间:2017-7-26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许金城  

和学安老师相识已近20年,我住在和他相邻的村子,最初知道学安老师,是听说他家中有很多的书,我就托人从他那里借书看,后来我尝试写作,这样我们的交往就更多了一些相同的话题。

前年,从朋友那里得到一本学安老师的短篇小说集《你说我是谁》,欣喜之余又颇多遗憾,因为眼疾,我已无法阅读,只能偶尔让人帮着读其中的部分篇章,一时难以尽兴。前些日子,学安老师把这部作品的电子版发给了我,借助手机的语音阅读软件,我用五天的时间把它“读”完了。

十年来,我读过的书,几乎难以计数,最近几年来已经少有什么作品能让我特别地投入和关注,而学安老师的这部小说集,却让我一口气“读”了下来,心随着每篇作品而起伏、而动荡、而关切、而深思。作家王建曾评论学安老师的小说有味道。他说,那是一种让人心底沉重的味道,是一种让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味道,是一种令人牵挂让人担忧的味道,是一种离文明很近又很远,离愚昧很远又很近;离城市很远又很近,离农村很近又很远的味道……这一点我深切感受到了。除此之外,我还感受到了他的小说的精、气、神。一篇优秀的小说一定会有它的精华与精髓,有它的思想和内涵,有它的深度和力度,这在他的很多小说中,都有集中和鲜明的体现。《常去河边的李梅》和《旷日持久的爱情》所描述的那种美好淳朴的爱情本该在乡村的原野中自由自在地生长和绽放,但他们却被无情地摧折了。那种世俗的、传统的、摧残人性的农村习俗,看似已经从今天的生活中消失了,但造成的悲剧还烙印在那些曾经深受其害的生命中。在《水中有朵盛开的莲花》和《开会看报的任高翔》两篇小说中,小莲这个小小的生命,看似死于一个意外事件,其实她和那个最初进入校园的朝气蓬勃本想有一番作为的任高翔老师一样,都是体制下的牺牲品,他们身不由己地都成了这个体制的殉葬者,一个是幼小的生命,一个是青春的理想,都在无情地拷问着某些人的良知和灵魂。因为有这种思想内涵的注入,这一篇篇小说才变得有力度有分量,这一个个人物才会有血有肉,真挚生动地借着阅读走进你的心灵。

再看看学安老师小说的“气”。在阅读小说的过程中,常常会有一种酣畅淋漓、一气呵成的热情和激情。作家情感的细腻和丰富,一旦灌注于他的作品中,小说也就有了气势和气概。正如诗人艾青所言,“为何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乡园多故,世事沧桑,这一切都被学安老师的眼睛和心灵所关注着,并且借着小说表达出来。他的笔在书写着乡村的喜剧,也书写着乡村的悲剧,他的笔在记录着人性的善良,也在记录着人性的丑恶,基于一种对斯人斯土的真挚感情和赤子情怀,学安老师的小说,因此充满了有这种感情所主导着的气势与气概,这种感情有时内敛含蓄,有时张扬奔放,或如激情澎湃的江海之潮让人心在其间随之而往。

最后再来看一下学安老师小说的“神”。一篇出色的小说是由多种因素具备才产生的,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以我的了解,这三者在学安老师的身上都能找得到。天时,即一个作家的天资和禀赋;地利,即一个作家丰富的人生阅历;人和,即一个作家的勤奋和努力。学安老师拥有善于发现的眼睛,善于深思的心灵,生活在农村的他曾经执教于校园,也曾短暂出入于官场,这些丰富的经历成了他写作的矿藏。一个作家的使命和热情又使他成了这个矿藏的发掘者和冶炼者。三更灯火五更鸡鸣,书破万卷稿废千篇,这一切都使得学安老师的作品有了神采和神韵。无论是文字的简洁生动,语言的丰富优美,情节的张弛有致,构思的匠心独运,都是他的神采和神韵所在。《你说我是谁》中农村基层多种矛盾的对立和冲突,读起来犹如看新闻纪实和新闻特写,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兜里谁的手机在响》用诗一般的热情和语言,对这个时代中已经很稀缺的珍贵友情,做着让人动情的描写,如行云流水,让人心醉不已。

学安老师的胆识和正直也让我钦佩不已,在小说《总是凭窗北望》中,那个敢言的李二猛说了这样一番掷地有声的话:“你说你在那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地方有啥出息?把你的本事用在给那些贪官污吏涂脂抹粉唱高调上,你就不认为是一种人才资源的浪费?你要明白,你在那里替他们吹得越大,他们就升得越快越高,老百姓就毁得越多越狠。”这样针针见血的话,不知会让多少人汗颜无地,会令多少人坐立不安,这样的文字又有几人敢写出来,这不是书生意气,乃是中国自古以来一脉相承的士之肝胆,士之铮骨,士之气节。

对学安老师的小说作点评,对我来说是没有能力胜任的,但出于对学安老师的敬重,和对他小说的喜爱,才不揣浅陋谈了一点自己的感受。但他的小说好处与妙处,是我以上的文字无法容纳和尽述的。乡村小说有着它独特的魅力,也有着极其蓬勃的生命力,沈从文、汪曾祺、孙犁、莫言他们的小说之根,就是深深地植于他们心灵的故园和精神的乡土。学安老师的创作正处于黄金期,文章老更成,沧桑巨变工。相信一贯谦逊、勤勉、深深爱着脚下这片厚重土地的他,也一定会有更多的佳作和力作呈现给像我一样喜欢他的小说的读者们。

许金城,男,1973年生于沛县,自幼体弱多病,1991年冬,因重度关节疾病卧床至今,1999年春,尝试写作,十年间因病情变化,写作多次中断,陆续在多家报刊,发表散文、随笔、杂文作品近百篇,近年偶有诗词作品问世。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