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赶考

赶考
发布时间:2017-6-21      稿件来源:  信息作者:曹季礼  

早年,听大戏,看《聊斋》,知道很多书生进京赶考的故事。那时候,感兴趣的是才子如何邂逅佳人而生出的是是非非,对穷酸书生十年寒窗反而没什么概念。等到若干年后,自己求学多年参加高考,才慢慢体会到,十年寒窗到底有多“寒”。

读书十数年,好比进行一场漫长的球赛,提心吊胆等待临门一脚。我不是个好球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一连数次,到最后,连起脚踢球的勇气都没了。

放寒假了,放暑假了,从小一起读书一起长大的玩伴从大学校园里回来了,喊我聊天,饶有兴趣地跟我讲大学里的新鲜事,我总是心不在焉借口各种托辞将他们送出门去。每次从复读班回来,不是钻村后的庄稼地,就是趁着天黑悄悄摸回家,唯恐碰到熟人问这问那,自卑得仿佛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现在想来,不惧怕天黑走夜路的胆量就是那时练出来的。

小时候走夜路,总感觉有脚步声跟在自己身后,以为真有小鬼之类的怪物,吓得要命。所以,晚上很少出门。但复读的那些日子,走夜路却成了常事。进出村子是一条二里长的大路,路两旁长满了一丛丛的芦苇,胆小的人一般不敢走这段夜路,但我却走过很多次。

因为屡试不中,我一度返乡,拿起锄把儿,发誓不再摸书本。那一年,知道了高考的分数后,我便跟着三叔来到西安西边兴平的一个工地上,做了一名水电工。事实证明,我也不是一名好的水电工。连接上下水管,我的十根手指个个被水泥蚀破。焊接墙面钢模,我不仅没有将摔破的地方焊接上,反而将好的地方点出一个个窟窿。没活的时候,工友们聚众赌博喝酒,我却独自上街尝遍关中的葫芦头岐山面肉夹馍羊肉汤。我甚至还偷偷地坐上公交车,跑到埋葬汉武帝的乾陵,狠狠地看了几眼大土堆。回到工地,三叔说,学生,回去接着上学吧,你出不了这个力。

于是,我又重新转战各个复读班。早上醒来,耳朵里依然是那首听了千遍万遍的早操曲。晚上睡前,依然是充斥整个宿舍的男生味道。说着二十多年过去了,但对于当年的经历,我仍然耿耿于怀。常常在深夜,一梦惊醒。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总是一些别人交卷了自己还没答完别人考上了自己却落榜了之类的内容。醒来后,泪水濡湿了一枕。这样的梦,每年都有几次。妻子于是对女儿说,你爸是让考试给吓怕了。

如今,自己也有了一份赖以糊口的工作,孩大窝小,一家人倒也安逸融融。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那是过去的说法,穷酸书生的心灵鸡汤,但看着今天的学子们仍然在为自己的前程前赴后继时,还是不免心生感叹。对于这样一个漫长而痛苦的历程,我憎恶它?感激它?我说不清楚。但我的下一代却已经背上行囊,踏上我曾经走过的路。

是生命都要经历痛苦,是痛苦终究收获幸福。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