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作品 >>春和景明游庆源

春和景明游庆源
发布时间:2017-4-7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张建设  

经过12个小时的漫漫旅程,终于到达此次活动的目的地——婺源的庆源村,因为大巴车进不了村,我们在离村子还有几里路的停车场下了车。沿着狭窄曲折的山道行进,空中不时有雨水落下,树林中传出夜鸟长长的鸣叫,让大山的夜空更加幽邃静远。

入住之后,已是凌晨1点,在充满松香味的木制板房中安然入睡。一阵时急时缓的雨点打在了窗子上,让我猛然醒来,推开那小小的窗户,映入眼帘的是马头墙和鱼鳞小瓦的徽派民居。目光转向远处,春日里的一抹金黄还有那山顶缭绕升腾的云雾,伴随着楼下山溪里潺潺流水声——庆源,我终于又看到了你!

小雨一直下,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我们沿修好的水泥路步行没多久就转向了狭窄的山路。望着陡峭的石阶和隐没在云雾中的山顶,心里有些打怵,转而一想,既然来了,无论如何要走上一段,目标是半山的凉亭。麻石铺就的小路高低不平,仅一人能过,且路在林中,人在雾中,山在云中,曲曲折折,一直有种走不到头的感觉。

约摸走了半个多小时,千呼万唤的凉亭终于出现了!回想一下,几乎所有的山路上都会在半程中设置歇息点,庆源村的山路上半程中也有同样的亭子。

过了凉亭,坡度更加陡峭。更加糟糕的是小雨一直在下,也弄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雾气浸湿了衣服,顾不得什么形象,干脆直接用衣袖擦拭。

终于来到山巅处的一片黄沙地的垭口,眼前一片开阔,一个个浑圆的石头成为了天然的休息点。此后的路段相对平整多了,裸露出地面的山体石头变成了小路,天空也有了缕缕阳光,成片的竹林郁郁葱葱,猛然间听到了清脆鸡鸣犬吠,再看到前面有高大树木,江南的村庄周边一般都会有少则数百年、多则上千年的参天大树,见证着村庄的历史。从大树边绕过,眼前豁然开朗,一座新建的三层楼房出现在眼前,小楼的左侧是低矮的旧房子,旧房的不远处是岚烟氤氲的树林,朦胧间犹如观看海市蜃楼一般。

村里很少能看到村民,好像无人居住一般,偶遇到的几位成年妇女,她们头上无一例外地包着格子方巾,耳垂上都佩带着形状各异的耳环,与其它村落的女性有着明显不同装扮。这些大山深处的人们,在平凡安静的日子里过着最平凡的生活,我们真的不愿意打扰她们的生活,所以选择了离开。

村里人住的房子有很多古宅老屋,是所谓的藻井式建筑,有许多房子只剩下了断垣残壁。眼前的村子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母系氏族”村落?不过,从遇到和看到的妇女都在忙碌,而没看到男人的情况来看,女人当家作主的传言不虚。我们虽然只是扮演着匆匆过客,但那深深的巷陌,那斑驳的旧墙,那鳞片状的青瓦,仿佛让人穿越时空,重回百年。

为了再多一个体验,下山时我们一致选择了沿新近建成的水泥道路。道路在崇山间蜿蜒曲回,转过一个山头,透过云雾的空隙,山脚下我们此行的起点五龙潭近在眼前,云雾缭绕,变化万千。水泥道路在山间绕行,对面山上房舍时而清晰,时而若隐若现,缥缈沉浮,蔚然壮观。许多驴友连声感叹:太美了!就凭看上几眼这样的风景,此行就有了超值的收获!是的,我们需要这样的满足,我们无法带走这远山近水和竹林农舍,但它们可以长存于我们的心中,大自然是慷慨的,是懂得回报的,只要我们爱护环境,珍爱山水,她的给予就永远不会枯竭。

次日的清晨,一阵春雷的隆隆声让许多驴友打消了环形穿越的念头,改在古村中游览。在村中行走,可以看到个别游客丢弃的垃圾污染着古村的环境,看到不顾寒冷站在水中打捞垃圾的村民,心中有些不悦,但随着站的位置高度的提升,一些不协调的现象消失,画面越来越美丽,由此感悟到,高度可以产生美,阅人处事,世间沉浮,事业兴衰,人生亦当如此也!远望苍山青黛,近看菜花金黄,古村全景,尽收眼底,红的桃花,绿的茶树木,黄的油菜花,白的萝卜花,万紫千红,树如伞盖,竹林滴翠,整个古村就像一幅绝美的水墨画卷,婀娜多姿,端庄秀气,美不胜收。

在庆源村只要有土的地方,总是有金灿灿的油菜花,她悄然无声绽放,将精彩交给朴素的春光和游人的目光。山溪边的桃花都洋溢着娇艳的光彩,然而那粉墙黛瓦,飞檐翘角的古民居,更是吸引着年轻或年老的游人试图去敲开不知道有无人居住的院门。幽静而又幽深的小巷,因潮湿而生出丛丛青苔,青草侵阶,显然没有太多的人走过,然而,在雾气朦胧之中,时常有着汉服、穿唐装的年轻女子款步而来,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戴望舒笔下《雨巷》中的丁香姑娘,那纸雨伞,那细雨丝,那郁结着愁绪的面容,缓步雨巷,在相机和手机快门声中,把时间的概念模糊了,把现实和梦境虚化了。

木板桥、石板桥、水泥桥……各种形状、各种式样的桥也是庆源村不可缺失的一道风景,记录着历史的沧桑,也见证着今天的繁华景象。据说,穿村而过的山溪上有十六道小桥,随着游人的增多,现又增加了许多,各显特色,各具风格,不管是什么式样总是便于村民的生活。很少有人注意,在官厅人家旅馆附近的石桥,竟然是长达5米左右的整块石板做成,前辈是如何将整条的质地坚硬的石板从山上采下和运来,不得不让人心生感叹。最为壮观的当属村子最南端的廊桥,很显然,桥上的走廊是后来增加的,桥面跌宕不平,多年失修,显示出一种沧桑感,不知道她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风雨雨,始终用其苍老的脊梁屹立在青山碧水间,无怨无悔,无索无求,廊桥古朴而独特的造型堪称江南一绝。过了桥就出了村,再向南又是一座仅剩下多半的老桥,看来也早已废弃不用。过桥后转个弯,顿时让人豁然开朗,一步一景,天然成趣,又是一处世外桃源,高低层叠的梯田,大小不等的地块,生长旺盛的油菜花落落大方,不施粉黛,不刻意雕琢,清秀淳朴,美丽温柔,与山间的云雾田间的小楼相映成辉。

许多时候,一个地方的重游并不需要什么理由,不论是缘分所致还是意犹未尽,都愿意相信是一种缘分的传说,庆源,过去车船不到的地方,如今游客川流不息,缘何再游庆源古村,这在入住的农家宾馆游客涂鸦的墙壁上,一位来自天津驴友的话中找到了答案:“阳春三月,四游庆源,梦里老家,乐不思返。”从这位驴友的留言上来看,此次来庆源必定不是他的最后一次,当然也不是我的最后一次。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