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作品 >>母亲的那间房

母亲的那间房
发布时间:2017-3-15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张裕亮  

题记:一直忍着不敢写母亲。而今,母亲病危,叶落归根,终于回到她阔别已久的小村。灯枯油尽,也就一两天的光景了。我悲情向天,苍天无言!注定无力回天了!惟愿活着的人珍惜、感恩、快乐在每一天。

有时是阳光,晃悠在窗台上;有时是雾霾,捂住了南开窗。月亮把母亲的窗、床和玻璃外的世界,涂染出凄凄楚楚的雪白……

这是您最后的一个站台,小小的。虽然洁白的床单、被子、枕头,传递着宁静、安详、洁净的气息,可这片雪白的云朵或雪野,依然还是托不住您。再昂贵的人血白蛋白也救不了您,所有的食物不能,临床病友的安慰也不能。

两个多月没能下楼了。连您回家过年的最后一个愿望,都不能满足。医生明确告知:只要出院回家,哪怕一两天,人就回不来了。正月快要结束了,希望您能撑到二月,玉兰花开时节,我会采来送给您。童年时,在贫穷的那个村子里,或许我给您摘过野花?如今,我还能摘到那高高的玉兰花吗?母亲您慢些走,再等一等那两树的玉兰花为您而开吧?

有阳光在的日子真好。病房外的阳光总能给重症患者带来不小惊喜。而遇到阴天下雨,他们都无比厌烦、惴惴不安。其实活到这个份上,对他们来说,阴天下雨、四季轮替都已和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可他们只要挂完当天的水,且阳光尚好,就会和病友们在阳台上晒太阳,直到夕阳西下,才不舍地回到病床。分分秒秒都是不了情啊!恋世,恋亲人、子女,恋一生走过的人情世故、风风雨雨,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说。

夕阳照射着母亲的那间房、那张床、那片窗台,母亲静静地躺在夕阳照射到的那张床上,很安详……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网络维护:沛县新闻中心     备案序号:苏ICP备102103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