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作品 >>正在消失的吆喝——“把盆锔锅”

正在消失的吆喝——“把盆锔锅”
发布时间:2017-3-9      稿件来源:  信息作者:唐桂来  
小时候,我们村是远近闻名的补锅匠村,在附近村镇只要你听到一声:“把盆锔锅——”,那一定就是我们村遛乡的补锅匠。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村里大约有200户左右的人家从事这个行当,还有一些常住外地的补锅匠,他们一般在农忙的时候才回来。
  七八十年代,人们生活水平普遍较低,使用的器具比较简陋,大部分人家的锅都是生铁的,条件较好的有钢精锅。无论是铁锅还是钢精锅,使用时间长了,经过火烧和磨损,都会出现裂痕和小小的漏洞,精打细算的人们往往首先采取的办法就是补一补再用,而且这些锅也确实能够补好,像钢精锅如果漏洞太大,大不了换个锅底还能再用两三年,我家烧水的铝壶就换过3个底。
  当时还有一种用塘泥手工做成,经砖窑烧制而成的土盆,大概因为釉子是黄色的,人们都叫黄盆,平时用来和面盛水,根据大小不同各有用途。虽然坚硬但容易破碎或者出现裂纹,包括各种各样的砂缸,一旦有了裂纹一定要及时“把”住,否则就会漏水或者裂开。“把盆锔锅”应时而生,补锅匠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于是这个行业就迅速兴旺发达起来,“把盆锔锅”的吆喝声响遍了附近村庄的大街小巷。
  那时候没什么玩的,我和小伙伴们常常围着补锅匠看热闹,亲眼看过“把盆”的,那时要把的都是大黄盆。师傅有时把黄盆倒扣地上,有时用双腿夹住,手拿自制的手钻在裂缝的两边仔细地钻眼儿。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用手拉钻的时候,绳子在钻杆上一松一紧,非常好玩,后来自己也模仿着做了一根,可是不好用。等眼儿钻好以后,师傅就拿出把锔子,把两边的钩插到钻好的眼儿里,然后就拿起小锤轻轻地敲打,不一会儿,把锔子就全部进去了,再把裂缝处抹上熟石灰膏防漏水,这个盆就把好了。等盆主来取盆的时候,收费按把锔子个数计算,每个一角钱。
  老家的胡同里住着一位补锅匠,虽然隔几家,但也算是邻居吧。有时家里的锅漏了,需要换锅底,我就拿到他家里,先递上一支烟,然后边抽烟边聊天边看着师傅干活。换锅底先要把漏锅底剪下来,每个补锅匠都有一把锋利的大剪子。邻居二叔是一个老师级的补锅匠,技术相对较好。我原以为换锅底比较复杂,肯定费时间,可是在老师傅手里这都不是事。一棵烟没吸几口漏锅底就剪下来了,然后在剪过的锅底边砸出一圈边沿,接着拿出尺寸合适的锅底,大师傅和我一边聊天一边干活,我还没看清楚怎么做的就把锅与底合体了,最后又在交接处转圈敲打一遍就好了。
  如今,人们生活水平逐步提高,大部分铁锅、黄盆和砂缸已慢慢退出我们的厨房,不少补锅匠也都丢弃了这个老手艺,有的挤上了外出打工的列车,有的开发土地资源搞种植养殖,还有的做起了小生意。然而,仍有少数的补锅匠执着地从事着自己的事业,至今舍不得放下来。后庄的大权叔,现在六十好几了吧,是一个资深补锅匠,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做过他的徒弟。他最早是骑着自行车遛乡,他的手艺好,附近村庄的人都认识他,很多人家有需要修修补补的都等他来。因为生意好,需要带的东西越来越多,便买了头小毛驴,天天赶着毛驴车走街串巷,是一道特别的风景。近年来遇见他,已经开上摩托三轮,每次遇见都和他热情地打招呼,然而等他经过以后,头脑中还是出现那一颠一颠的毛驴车。
  时代在前进,社会在进步,然而历史也淹没了那些曾经流传在民间的老手艺,当年这些老手艺为了人们的生活起到过多么重要的作用,也许应该说一个老手艺代表了一个历史时代,那个时代留给我们的记忆,将永远无法忘怀。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