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作品 >>思权报恩

思权报恩
发布时间:2017-2-3      稿件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张雅  

年初四上午,家里来了拜年的亲戚,是婆婆奶大的孩子六十多岁的思权和他的媳妇。他们开着三轮车,从三十里外的农村赶来,扛下两袋子米和面,手里还拎着酒和点心,憨态可掬地站在我的面前。

婆婆去年农历九月已经过世,他们夫妻的到来让我愕然而又惊喜,按照规矩,思权媳妇慌忙跪下磕头,我满脸通红地将她拉起,这怎么可以,她可是比我大十来岁的人啊,可他们三叔三婶地喊着已经多年,也只有任他们如何了。

做思权的奶妈这些陈年往事婆婆在世时常自豪地提起,那是她老人家一生最不能抹掉的业绩。1953年,二哥刚刚两岁,从婆婆的娘家朱大庄来了一对年轻夫妻,怀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婴,据说是因为没奶吃体弱多病,上面两个哥哥都没有成人,眼看这个七八个月的生命危在旦夕,多方打听到婆婆的门下。婆婆接过面黄肌瘦双目紧闭的孩子,伸出手放到鼻孔前感觉还有气息,就一把揽在怀里,只听得咕嘟咕嘟急促地咽奶声,不一会儿竟然睁开了圆溜溜的眼睛。一看孩子有救,夫妻俩慌忙给婆婆磕头,从此,婆婆和思权就结下了母子情缘。

 因为这缘,婆婆收留了思权,思权成了婆婆怀中的宝贝,视如己出,不光用奶水喂养他,还每天抱着他去诊所看病,不到半年,就成了一个健康活泼的胖小子。他无所忌惮地在婆婆面前撒娇和任性,一颦一笑,牵动着婆婆的心,他的顽皮已经成了婆婆眼中的骄傲。那年月缺吃少穿,医疗条件落后,不幸的是两岁多的时候,思权被婆婆带到诊所打针,由于医疗人员失误,导致腿残。宽厚的思权父母能够体谅,欣然接受了事实。又是一年已过,理应回到父母身边,可思权和婆婆已母子情深难分难舍,思权的母亲刚刚又生了弟弟,就这样一直到了上学的年龄,才不得不回到他的朱大庄村。

思权离开以后,为了糊口,能干的婆婆常常去十里外的镇上赶集换点粮食,总是路过离思权家不远的小道,这样就能经常看到思权。每天放学后,思权和弟弟躲在小道旁的大树后面等待婆婆,然后一下子扑过去,婆婆从兜里掏出五分钱塞给他们,有时还买给他一些糖果,思权接过高兴地回家。腿残的思权上学很用功,一直上到高中,文革期间,所幸受到照顾做了民办教师,后来赶上好政策,上了进修学校,转成正式国家教师,结了婚,日子一天天好转。

思权对我说,遇见姑奶奶,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又因为腿的残疾做了教师,娶了一个好媳妇。思权工作以后从来没有忘记婆婆,逢年过节总是买着厚厚的礼品来看望,用他的话说就想偎依在婆婆旁边,有说不完的话。思权花的钱多了,婆婆不忍,就偷偷地塞一些钱在小盒子里让他带回去。思权媳妇更是个明事理的人,对婆婆一样感恩,总是满含眼泪操着外地口音说,思权的命是姑奶奶给的,没有姑奶奶就没有他们一家人啊。

接到九十岁婆婆的病危通知,正直农忙,思权夫妻匆匆赶来,和我们商量等她老人家百年之后,要和我们一样披麻戴孝,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一个从情感上胜似亲生儿子的请求呢?婆婆咽气,夫妻俩痛哭流涕,哭声感天动地,他们守在灵前,一刻不肯离去。

思权是婆婆一生的骄傲,也是她一生的安慰,是她最贴心无私的儿子。可按照娘家的辈分,他却称呼婆婆为姑奶奶,一奶奶大的丈夫,成了他的长辈。没有了婆婆,理应没有了牵挂,思权却把婆婆的三个儿子都当作最亲的人,一一前来报恩。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网络维护:沛县新闻中心     备案序号:苏ICP备102103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