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作品 >>窗户纸

窗户纸
发布时间:2017-1-26      稿件来源:  信息作者:雨山  
小时候,奶奶家老屋的窗格上糊有窗户纸,我见过。
  窗户纸属于不透明的,但透亮。洁白如雪的窗户纸估计是现如今最简单的造纸,上面疙疙瘩瘩居然能找到侥幸没有化掉的麦秸,当然只是一小片,所以我早就知道麦秸除了能烧火做饭外还能造纸。奶奶家屋里常年昏暗,惟有这每年一换的窗户纸着实让老屋的眼睛亮上一亮。
  最爱秋末冬初时节,要更换新窗户纸了。我总能抢先奶奶一步,站到窗台上一格一格地捅破旧窗户纸,阳光忽地就窜进屋里,老屋像是一位失明的人被一层层地解开纱布看到了五颜六色的世界。院落里傻站着的两棵枣树也有幸能瞅瞅奶奶的土炕。换新窗户纸,先要把木格窗上残留的窗户纸刮干净,再往上面抹浆糊,粘窗纸。奶奶从小卖部买来的一大张窗户纸,白白的,平整,紧致。
  窗纸的白,让屋子里一下子亮堂起来。待我把糨糊一处不落地抹到窗格上,将裁好的窗户纸粘好,奶奶已经去将剩余的糨糊赏赐给老母鸡了,透过新窗户纸依稀看见蹒跚的人影越来越小。与此同时,薄薄的窗纸,更让寒风无懈可击,屋子里便有了淡淡的暖气。
  那个寂静的冬夜啊,我在奶奶的火炕上安眠,睡得无比香甜。
 
Copyright (C) 2001-2014   投稿信箱:pxxwbs@126.com
版权所有: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17029759号